食以栖饮

杂食主叶黄王喻,欢迎扩列。

【荣耀】睡美人

首先这是个睡美人的故事,国王皇后是王喻王,但是戏份其实不多,我就不打tag了,暗夜猫妖拟人客串。
就写来开心一下,ooc且易引起不适

————————————

她的出生,伴随着祝福与希望,这是一个和平,安逸的年代。
这天,喻文州和王杰希邀请了许多仙女来参加荣耀小公主的满月宴,宫殿布置得十分华丽,人来人往,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最先来到的是霸图的韩文清仙女,他挥挥拳头,五彩缤纷的糖果色钱包一个个掉落在荣耀小公主的手边,其中一个散开,草莓红色的钱夹里涌出数不清的金币 ,公主的柔嫩的小手抓住其中一枚,金币闪着灿灿的光,像极了那玻璃高脚杯里的香槟。韩文清仙女看着可爱的公主,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些许,待第二个祝福的张新杰仙女给小公主带上纯白的十字架与圣光的奶瓶,便致意离去了。

仙女们一个接一个的为小公主送上祝福,有的给予她倾国倾城的貌美容颜,有的送给她秒天秒地的有效手速。
宫殿里,夜明珠闪烁,油烛火通明,在艺术家们的演出中,宴会被推上了高潮。
就在这时,灯灭了,火熄了。夜色笼罩宫廷,黑烟乍起,紫色的暗夜蝶飞舞,拥簇着他们的主宰者踏上公主温床的台阶。
喻文州愣了愣,随即温和笑开,“原来是暗夜猫妖仙女,有失远迎,不如同我们一起为荣耀小公主的满月之日庆祝一番?”而后,他打了个响指令侍女重新点明了蜡烛,伸手将婴儿床隔开,朝对面的人举了举杯。
“呵,”暗夜猫妖女巫扬起下巴,攀着黑色蜘蛛的魔杖绕着她旋转一圈,最后落入她手,避开喻文州,恶魔悬于公主面颊上方,“国王陛下未曾宴请我,我不请自来,扫了陛下的兴,自罚一杯才是。”言罢,那魔杖上的蜘蛛吐出毒液,乌焰焚烧出带着苦味的黑烟,绕到每个人鼻尖,闻起来凶狠得紧。暗夜蝶环上去,为黑夜的女王捧上祭品。
女巫手指一抖,魔杖轻点,黑色漫上荣耀小公主玫瑰红的头发,暗夜的颜色在发丝间放肆游走——公主的头发,变成夜晚的颜色。
“我送公主的礼物,是永恒的长眠——”
“公主十八岁那年,将被第十八区的荣耀账号卡划破手指,陷入无尽的黑暗——她,将于梦境中死去。”
暗夜猫妖转身,长袍掀起张扬的弧度,下巴抬得高傲,勾唇朝喻文州和王杰希挑衅一笑,“怎么样,这份礼物如何?”
言毕,邪灵环绕着被白昼抛弃的女巫,消失在黑夜中。

金碧辉煌的宫殿霎时陷入沉寂,大家都抿着嘴巴,不发一言,王杰希皱了皱眉,眼睛里藏着千思万绪,你们都知道的,左眼一万右眼一千。
喻文州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显然同样的陷足于思考。
油灯被再次点亮,夜风袭来,再亮堂的宫殿,也被死一般的寂静渲染的寒意森然。
喻文州眨了眨眼,夜风里,混着烟草的香味,白沙的味儿。于是他抬头,迎着被晚风卷起的白幔纱帘,有人影走进来,那人将手在兜里蹭了蹭摸出半掌大的东西,用另只手拦下了近身的风,“嚓!”的点燃火焰,火舌卷着白沙烟的烟头舔舐一会,将烟草彻底点燃。叶修抽了一口,将白烟吐出,烟雾氤氲,他嘴边挑了个笑容,“哥没来晚吧?”
喻文州又敲了敲桌子笑了一下,“没来晚,叶神一向刚刚好。”
“那我就当是夸奖了啊。”
喻文州让叶修入席,大略讲了一遍暗夜猫妖的诅咒,叶修乐呵笑笑,“哥还真是刚刚好哈。”
他撵灭嘴里的烟,又掏出来一包,还是白沙,不过这次是精品白沙。
叶修磕出根烟在小公主边上弹了弹,开口声音沙哑中带笑,“那我就祝小公主十八周岁时不仅不会长眠,还会冲破新秀墙,一鸣惊人呗。”说完,他嚼着烟草吹了声口哨,一边的魏琛和方锐小声嘀咕,“啧啧啧瞅瞅瞅瞅,就老叶会装x。”“嘿嘿,还真是,你说小狐狸这么嚣张,老叶下次得咋搞他?”

叶修送完祝福,宴客厅里的气氛才放松下来,紧绷的弦松开,侍女收拾餐桌献上丰盛菜品。宴席重开,和谐的气息充斥宫廷。
世界仍然和平,小公主会幸福的度过一生,赢得许多的冠军奖杯,大家这么想着。

——————————

TBC还是END是随机事件√

放在这里 万一有一天7306傻叽发现我LOFTER了呢

【王喻】目标是甜到蛀牙Ⅰ

一个小甜饼日常 微叶黄 主题略偏
——————————

世邀赛结束,喻文州一行摘了首届国际荣耀赛事的桂冠回国,免不得之后一溜儿的庆功和宣传,叶修倒是老狐狸似的一下飞机没打个招呼就跑路,把一切收尾留给喻队长处理,惹得黄少天表示一定要抓他竞技场PK三百回合以安慰自家队长。对此王杰希十分赞同,并帮着喻文州处理国家队事务。
收尾工作持续了两三个月,眼看还没有要结束的苗头,显然对联盟而言,这冠军拿的实在太有价值了,荣耀市场营销部加着班还开心的跟三月花儿一样。
——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B市逗留了三个月。
——于是正是暑假的卢瀚文到B市,美其名曰探望队长和副队长。

这天,喻文州忙完了在会议室边上整理策划案,动作十分悠闲,王杰希在边上帮他,卢瀚文坐在对面写着自己的英语作业。
“队长队长,你帮我看一下这篇阅读是写什么的吧!”
喻文州接过卢瀚文的练习本,王杰希也歪过头来看,篇目不长,扫读很快,没多久喻文州嘴边挂起满是趣味的笑,开口,“说的大概是一个人从商场出来,找到自己的车后怎么都打不开,没办法,只能找了东西来把车窗给砸了——结果这时候另一个人从商场里冲出来,气急败坏的说‘你把我的车怎么了!??’”
对面的卢瀚文立刻笑的趴在桌上以笔捶桌。
喻文州笑了笑,手指点了点阅读文段,“不过呢,我笑的是这里,”他顿了顿,又道,“文章里车真正的主人冲出来说的是‘What's wrong with my car’,但如果在实际中有人遇上这样的事可能——”
“What the fuck.”王杰希勾起嘴角接了爱人的话。
“噗,是的,这样才对。”喻文州歪着头笑得相当开心,王杰希轻啧一声凑过去吻吻喻文州的侧脸,用唇贴着他耳根蹭蹭。
“文州?”
“嗯?”
“But I want to fuck you.”

【王喻】六星光牢


夏休期,王杰希应邀到了G市,当天便住进了喻文州家里。
两位宿敌队队长小别胜新婚的干柴烈火一擦就着,完事儿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喻文州倒是不太困,靠在床头玩手机,眼睛里还湿蒙蒙的,眼尾也带着情事过后的薄红,不知道刷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一声,抬头看向王杰希,“杰希,明天晚上陪我去看变形金刚吧。”
爱人的眼神太撩人,即使只是无意识的眸光流转也勾得王杰希想吻他。于是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唇上印了印,“好。”
喻文州完全不在状态的回头点开购票界面,“啊,我们坐哪一排?”
王杰希闻言轻啧一声,翻身搂住喻文州,吻上唇将他的两腿掰开,“喻队,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生理问题,”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摸了摸他又翘起的东西,而后噗嗤一声将它全部没入。
“杰希…”
王杰希伸舌安抚的舔着喻文州的侧颈。
“你喜欢的话,坐第一排我都陪你。不过现在,先陪我吧。”

变形金刚系列是喻文州从小看到大的,尤其崇拜擎天柱,但变5的质量实在低的可以,编剧方面,一分钟里喻文州都能用他战术大师注重细节的职业病找出三个累赘点。
于是喻文州斜过身子靠到王杰希肩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屏幕随口一说,“这云…像棉花糖。”
王杰希低头,“想吃吗?”
还未等喻文州点头或摇头,吻已经落下来,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对方用尽全力的朝他嘴里进攻。
魔术师的舌灵活的在熟悉的战斗场所限制住术士的行动,但他今天不同往日的带了些一往直前的霸图精神——其实不如说像巨幕弧屏里那位汽车人领袖一般的,简单,粗暴。
联盟第一术士虽然手速有些硬伤,但在战斗方面的能力一样是不容置疑的,他用牙尖咬了咬魔术师的舌,趁着对方被混乱之雨带入状态,推开魔道学者,搂住他的后颈在额间轻吻,“我的魔术师大人,这里是影院呢,我可不想和你来一场竞技PK。”
王杰希低着眼任喻文州搂住,眸子来回扫着面前人的锁骨,眼神难辨。过了一会,他扒开喻文州的手坐好,又把恋人按到肩上。

“战术大师说谎不打草稿。”
“你明明已经释放六星光牢了。”
“持续时间还是一辈子。”

开学前看能不能写个杀戮秀梗的喻黄
战术规划喻x战士兼狙击手黄
大概就是首轮少天队友死的只剩一半了第二轮抽签抽到文州和于锋(战士/攻坚手) 然后少天开始各种嫌弃文州手慢吊车尾balabala 结果某场战斗中少天出了个失误被文州硬生生掰回来干掉了对手 然后就——
有空再来上个床什么的x
↑如果我会写的话

种田组:

【代理寄售】夜雨声烦·黄少天生贺小料包
内容:
6cm挂件×2
58mm徽章×2
明信片×3
前30附特典告白信

预售时间:8月9日20:10PM-8月19日 24:00PM

售价:45RMB

戳我

【王喻】它必须是一辈子

校园paro小甜饼小短文
————————

“就国民经济而言,2016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0.5%首破50%,如此说来,我并不认为正方二辩的第三次发言有任何意义。”
喻文州站在辩论桌后,手指按在材料文件上,白色衬衣系到第一颗纽扣,鼻梁上少有的架了副眼镜,镜片稍稍反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神色,却能从嘴角弯起的弧度读出自信,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的势在必得。

“反方胜出!”主持人一锤定音,辩论结束。
赛后,主持人脱了帽朝喻文州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对面的正方一二辩也隔着桌子朝喻文州一阵苦笑,“喻队,太厉害了吧,简直无懈可击啊你。”
喻文州玩笑地拱了拱手,“承让。”

喻文州是H大大二学生,理院的辩论队队长,自从大一进来便作为二辩横扫辩论赛,不论自己是否上场,校内校外每一场辩论会场场必到,无一缺席,辩论队的学长学姐们每次说到这儿,必定调侃一句,“和二年级的王杰希一样一样的。”
彼时喻文州刚从辩论桌上下来,摘下眼镜,一个抬眸对上那位学姐,礼貌性的一笑,“请问学姐,王杰希是…?”
那学姐被这不经意的一笑撩得一愣一愣的,待耳根爬上飞红才回过神磕磕巴巴解答一句,“那个,那个王杰希啊,他也很喜欢辩论的,以前带队的时候从不缺席辩论赛,和,和你一样… ”说完抄起文件夹飞也似的逃出礼堂。
喻文州只得揉揉额无奈的慢慢收拾东西离开。

“喻…喻文州学长!”蓦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把喻文州拉回当下,穿着制服的小姑娘拦在他身前,比他矮上一个头,两手攥着的信封上冒着粉红泡泡,和小姑娘的脸颊一样。
“你好…”面对小姑娘,喻文州是十二分的不知所措,不是没被表白过,是被表白了百八十次还没学会如何优雅的拒绝,这就很尴尬了。于是他抬起手,食指点在太阳穴上,眉梢全是无奈,开口,“文学院的顾悦雯,是吗?抱歉,据我所知我们系有人中意你。”一语毕,脚下毫不停留,迈着步子就走开了五六米。
没走多远,带着缓风的手落在肩上,喻文州脚步一顿,半侧过头微笑,和身后那人的大小眼对视一瞬,“杰希,你来了。”
错开半个身位,王杰希被这笑怔了怔,学姐诚不欺我,喻文州这个人,即使辩论能力没那么凶残,就凭这样一个笑容,也一样够他横扫四方了。
“文州,刚才拒绝的说辞够尴尬啊?不像你的风格。”王杰希朝前和喻文州并了肩,才开口问话。
“不好意思啊…不过对我来说,这方面真的很有难度。”喻文州揉揉太阳穴,仍旧是无可奈何,“关于应对感情,我也很绝望啊,难道能请学长来给我练手做实践吗?”
“好啊。”王杰希毫不在意的秒回,直到挂在心尖那人半分钟没回话,才回过头对上微张着嘴的喻文州。啧,愣怔得可爱。
于是他停下来,伸手在喻文州肩上一拍,“文州,如果你想实践,我随时奉陪。”
“只不过,我希望这个实践期比较长, 它必须是一辈子。”

【王喻】六星光牢

0706 最后一篇老王生贺

夏休期,王杰希应邀到了G市,当天便住进了喻文州家里。
两位宿敌队队长小别胜新婚的干柴烈火一擦就着,完事儿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喻文州倒是不太困,靠在床头玩手机,眼睛里还湿蒙蒙的,眼尾也带着情事过后的薄红,不知道刷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一声,抬头看向王杰希,“杰希,明天晚上陪我去看变形金刚吧。”
爱人的眼神太撩人,即使只是无意识的眸光流转也勾得王杰希想吻他。于是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唇上印了印,“好。”
喻文州完全不在状态的回头点开购票界面,“啊,我们坐哪一排?”
王杰希闻言轻啧一声,翻身搂住喻文州,吻上唇将他的两腿掰开,“喻队,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生理问题,”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摸了摸他又翘起的东西,而后噗嗤一声将它全部没入。
“杰希…”
王杰希伸舌安抚的舔着喻文州的侧颈。
“你喜欢的话,坐第一排我都陪你。不过现在,先陪我吧。”

变形金刚系列是喻文州从小看到大的,尤其崇拜擎天柱,但变5的质量实在低的可以,编剧方面,一分钟里喻文州都能用他战术大师注重细节的职业病找出三个累赘点。
于是喻文州斜过身子靠到王杰希肩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屏幕随口一说,“这云…像棉花糖。”
王杰希低头,“想吃吗?”
还未等喻文州点头或摇头,吻已经落下来,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对方用尽全力的朝他嘴里进攻。
魔术师的舌灵活的在熟悉的战斗场所限制住术士的行动,但他今天不同往日的带了些一往直前的霸图精神——其实不如说像巨幕弧屏里那位汽车人领袖一般的,简单,粗暴。
联盟第一术士虽然手速有些硬伤,但在战斗方面的能力一样是不容置疑的,他用牙尖咬了咬魔术师的舌,趁着对方被混乱之雨带入状态,推开魔道学者,搂住他的后颈在额间轻吻,“我的魔术师大人,这里是影院呢,我可不想和你来一场竞技PK。”
王杰希低着眼任喻文州搂住,眸子来回扫着面前人的锁骨,眼神难辨。过了一会,他扒开喻文州的手坐好,又把恋人按到肩上。

“战术大师说谎不打草稿。”
“你明明已经释放六星光牢了。”
“持续时间还是一辈子。”

【王喻】出差回归 R

一辆给大眼庆生的车
十分黄暴十分ooc
本来想着abo 然而忘记了 所以某些不合理情节见谅orz
记住,出了这个链接 我还是那个写清新小甜饼的王喻作者

链接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