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以栖饮

杂食主叶黄王喻,欢迎扩列。

【王喻】目标是甜到蛀牙Ⅰ

一个小甜饼日常 微叶黄 主题略偏
——————————

世邀赛结束,喻文州一行摘了首届国际荣耀赛事的桂冠回国,免不得之后一溜儿的庆功和宣传,叶修倒是老狐狸似的一下飞机没打个招呼就跑路,把一切收尾留给喻队长处理,惹得黄少天表示一定要抓他竞技场PK三百回合以安慰自家队长。对此王杰希十分赞同,并帮着喻文州处理国家队事务。
收尾工作持续了两三个月,眼看还没有要结束的苗头,显然对联盟而言,这冠军拿的实在太有价值了,荣耀市场营销部加着班还开心的跟三月花儿一样。
——于是喻文州和黄少天在B市逗留了三个月。
——于是正是暑假的卢瀚文到B市,美其名曰探望队长和副队长。

这天,喻文州忙完了在会议室边上整理策划案,动作十分悠闲,王杰希在边上帮他,卢瀚文坐在对面写着自己的英语作业。
“队长队长,你帮我看一下这篇阅读是写什么的吧!”
喻文州接过卢瀚文的练习本,王杰希也歪过头来看,篇目不长,扫读很快,没多久喻文州嘴边挂起满是趣味的笑,开口,“说的大概是一个人从商场出来,找到自己的车后怎么都打不开,没办法,只能找了东西来把车窗给砸了——结果这时候另一个人从商场里冲出来,气急败坏的说‘你把我的车怎么了!??’”
对面的卢瀚文立刻笑的趴在桌上以笔捶桌。
喻文州笑了笑,手指点了点阅读文段,“不过呢,我笑的是这里,”他顿了顿,又道,“文章里车真正的主人冲出来说的是‘What's wrong with my car’,但如果在实际中有人遇上这样的事可能——”
“What the fuck.”王杰希勾起嘴角接了爱人的话。
“噗,是的,这样才对。”喻文州歪着头笑得相当开心,王杰希轻啧一声凑过去吻吻喻文州的侧脸,用唇贴着他耳根蹭蹭。
“文州?”
“嗯?”
“But I want to fuck you.”

【王喻】六星光牢


夏休期,王杰希应邀到了G市,当天便住进了喻文州家里。
两位宿敌队队长小别胜新婚的干柴烈火一擦就着,完事儿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喻文州倒是不太困,靠在床头玩手机,眼睛里还湿蒙蒙的,眼尾也带着情事过后的薄红,不知道刷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一声,抬头看向王杰希,“杰希,明天晚上陪我去看变形金刚吧。”
爱人的眼神太撩人,即使只是无意识的眸光流转也勾得王杰希想吻他。于是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唇上印了印,“好。”
喻文州完全不在状态的回头点开购票界面,“啊,我们坐哪一排?”
王杰希闻言轻啧一声,翻身搂住喻文州,吻上唇将他的两腿掰开,“喻队,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生理问题,”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摸了摸他又翘起的东西,而后噗嗤一声将它全部没入。
“杰希…”
王杰希伸舌安抚的舔着喻文州的侧颈。
“你喜欢的话,坐第一排我都陪你。不过现在,先陪我吧。”

变形金刚系列是喻文州从小看到大的,尤其崇拜擎天柱,但变5的质量实在低的可以,编剧方面,一分钟里喻文州都能用他战术大师注重细节的职业病找出三个累赘点。
于是喻文州斜过身子靠到王杰希肩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屏幕随口一说,“这云…像棉花糖。”
王杰希低头,“想吃吗?”
还未等喻文州点头或摇头,吻已经落下来,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对方用尽全力的朝他嘴里进攻。
魔术师的舌灵活的在熟悉的战斗场所限制住术士的行动,但他今天不同往日的带了些一往直前的霸图精神——其实不如说像巨幕弧屏里那位汽车人领袖一般的,简单,粗暴。
联盟第一术士虽然手速有些硬伤,但在战斗方面的能力一样是不容置疑的,他用牙尖咬了咬魔术师的舌,趁着对方被混乱之雨带入状态,推开魔道学者,搂住他的后颈在额间轻吻,“我的魔术师大人,这里是影院呢,我可不想和你来一场竞技PK。”
王杰希低着眼任喻文州搂住,眸子来回扫着面前人的锁骨,眼神难辨。过了一会,他扒开喻文州的手坐好,又把恋人按到肩上。

“战术大师说谎不打草稿。”
“你明明已经释放六星光牢了。”
“持续时间还是一辈子。”

开学前看能不能写个杀戮秀梗的喻黄
战术规划喻x战士兼狙击手黄
大概就是首轮少天队友死的只剩一半了第二轮抽签抽到文州和于锋(战士/攻坚手) 然后少天开始各种嫌弃文州手慢吊车尾balabala 结果某场战斗中少天出了个失误被文州硬生生掰回来干掉了对手 然后就——
有空再来上个床什么的x
↑如果我会写的话

种田组:

【代理寄售】夜雨声烦·黄少天生贺小料包
内容:
6cm挂件×2
58mm徽章×2
明信片×3
前30附特典告白信

预售时间:8月9日20:10PM-8月19日 24:00PM

售价:45RMB

戳我

【王喻】它必须是一辈子

校园paro小甜饼小短文
————————

“就国民经济而言,2016年我国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50.5%首破50%,如此说来,我并不认为正方二辩的第三次发言有任何意义。”
喻文州站在辩论桌后,手指按在材料文件上,白色衬衣系到第一颗纽扣,鼻梁上少有的架了副眼镜,镜片稍稍反着光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神色,却能从嘴角弯起的弧度读出自信,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的势在必得。

“反方胜出!”主持人一锤定音,辩论结束。
赛后,主持人脱了帽朝喻文州竖了个大拇指,“厉害!”

对面的正方一二辩也隔着桌子朝喻文州一阵苦笑,“喻队,太厉害了吧,简直无懈可击啊你。”
喻文州玩笑地拱了拱手,“承让。”

喻文州是H大大二学生,理院的辩论队队长,自从大一进来便作为二辩横扫辩论赛,不论自己是否上场,校内校外每一场辩论会场场必到,无一缺席,辩论队的学长学姐们每次说到这儿,必定调侃一句,“和二年级的王杰希一样一样的。”
彼时喻文州刚从辩论桌上下来,摘下眼镜,一个抬眸对上那位学姐,礼貌性的一笑,“请问学姐,王杰希是…?”
那学姐被这不经意的一笑撩得一愣一愣的,待耳根爬上飞红才回过神磕磕巴巴解答一句,“那个,那个王杰希啊,他也很喜欢辩论的,以前带队的时候从不缺席辩论赛,和,和你一样… ”说完抄起文件夹飞也似的逃出礼堂。
喻文州只得揉揉额无奈的慢慢收拾东西离开。

“喻…喻文州学长!”蓦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把喻文州拉回当下,穿着制服的小姑娘拦在他身前,比他矮上一个头,两手攥着的信封上冒着粉红泡泡,和小姑娘的脸颊一样。
“你好…”面对小姑娘,喻文州是十二分的不知所措,不是没被表白过,是被表白了百八十次还没学会如何优雅的拒绝,这就很尴尬了。于是他抬起手,食指点在太阳穴上,眉梢全是无奈,开口,“文学院的顾悦雯,是吗?抱歉,据我所知我们系有人中意你。”一语毕,脚下毫不停留,迈着步子就走开了五六米。
没走多远,带着缓风的手落在肩上,喻文州脚步一顿,半侧过头微笑,和身后那人的大小眼对视一瞬,“杰希,你来了。”
错开半个身位,王杰希被这笑怔了怔,学姐诚不欺我,喻文州这个人,即使辩论能力没那么凶残,就凭这样一个笑容,也一样够他横扫四方了。
“文州,刚才拒绝的说辞够尴尬啊?不像你的风格。”王杰希朝前和喻文州并了肩,才开口问话。
“不好意思啊…不过对我来说,这方面真的很有难度。”喻文州揉揉太阳穴,仍旧是无可奈何,“关于应对感情,我也很绝望啊,难道能请学长来给我练手做实践吗?”
“好啊。”王杰希毫不在意的秒回,直到挂在心尖那人半分钟没回话,才回过头对上微张着嘴的喻文州。啧,愣怔得可爱。
于是他停下来,伸手在喻文州肩上一拍,“文州,如果你想实践,我随时奉陪。”
“只不过,我希望这个实践期比较长, 它必须是一辈子。”

想画一个足球小将王大眼

【王喻】六星光牢

0706 最后一篇老王生贺

夏休期,王杰希应邀到了G市,当天便住进了喻文州家里。
两位宿敌队队长小别胜新婚的干柴烈火一擦就着,完事儿的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喻文州倒是不太困,靠在床头玩手机,眼睛里还湿蒙蒙的,眼尾也带着情事过后的薄红,不知道刷到了什么,他突然笑了一声,抬头看向王杰希,“杰希,明天晚上陪我去看变形金刚吧。”
爱人的眼神太撩人,即使只是无意识的眸光流转也勾得王杰希想吻他。于是他低下头在喻文州唇上印了印,“好。”
喻文州完全不在状态的回头点开购票界面,“啊,我们坐哪一排?”
王杰希闻言轻啧一声,翻身搂住喻文州,吻上唇将他的两腿掰开,“喻队,你应该先关心一下你男朋友的生理问题,”王杰希拉着喻文州的手摸了摸他又翘起的东西,而后噗嗤一声将它全部没入。
“杰希…”
王杰希伸舌安抚的舔着喻文州的侧颈。
“你喜欢的话,坐第一排我都陪你。不过现在,先陪我吧。”

变形金刚系列是喻文州从小看到大的,尤其崇拜擎天柱,但变5的质量实在低的可以,编剧方面,一分钟里喻文州都能用他战术大师注重细节的职业病找出三个累赘点。
于是喻文州斜过身子靠到王杰希肩上,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屏幕随口一说,“这云…像棉花糖。”
王杰希低头,“想吃吗?”
还未等喻文州点头或摇头,吻已经落下来,不是浅尝辄止,而是对方用尽全力的朝他嘴里进攻。
魔术师的舌灵活的在熟悉的战斗场所限制住术士的行动,但他今天不同往日的带了些一往直前的霸图精神——其实不如说像巨幕弧屏里那位汽车人领袖一般的,简单,粗暴。
联盟第一术士虽然手速有些硬伤,但在战斗方面的能力一样是不容置疑的,他用牙尖咬了咬魔术师的舌,趁着对方被混乱之雨带入状态,推开魔道学者,搂住他的后颈在额间轻吻,“我的魔术师大人,这里是影院呢,我可不想和你来一场竞技PK。”
王杰希低着眼任喻文州搂住,眸子来回扫着面前人的锁骨,眼神难辨。过了一会,他扒开喻文州的手坐好,又把恋人按到肩上。

“战术大师说谎不打草稿。”
“你明明已经释放六星光牢了。”
“持续时间还是一辈子。”

【王喻】出差回归 R

一辆给大眼庆生的车
十分黄暴十分ooc
本来想着abo 然而忘记了 所以某些不合理情节见谅orz
记住,出了这个链接 我还是那个写清新小甜饼的王喻作者

链接走评论

【王喻】喻文州,你是我对象

校园paro
相关看主页(只是相关其实并不算后续)
1 青梅竹马
2 喻文州你是不是吃可爱长大的
3 喻文州,你是我对象
——————————

“阿嚏!”
喻文州揉揉鼻子,继续站在讲台上放听力,并不在意自己刚才在全班同学面前打了个大喷嚏。
下边王杰希抬了抬头,也没看喻文州,又低下头继续做听力练习。
下早课后,一众王杰希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凑过来,日常天南海北侃大山,王杰希揉着太阳穴环视一圈,目光停在刘小别身上,“小别你上次不是被数学老师查了个i.am的耳机?”
“是啊,怎么,数学科代表准备帮我偷回来?”一提这事儿刘小别就炸,他好不容易找了靠谱代购弄回来的耳机,三首歌都没听完呢就被数学老师查收了。
“外衣脱了,拿过去给喻文州,耳机明天给你拿回来。”王杰希单手撑着额,眼都懒得抬一下的翻着英语单词表。
“wooo老大你怎么想的!”周边响起一圈起哄,柳非最激动,啪的把王杰希的单词表合上,“从实招来!”
“是啊是啊老大,是我我也舍不得让对象穿别人的外衣啊!”咦重点不对啊。
“对象?”王杰希重新翻开书,“你们想多了吧。”
“喂喂喂老大,让了班长之位还成天关心人家,可不就是有意思吗!别掩饰了别掩饰了大家都知道的!”
“小别快去啊!这可是为老大的终身大事做贡献啊!”
“不行不行,小别不能去,要让老大自己去!”

吵得不行。
于是王杰希掏出降噪耳机塞上,放松的舒了口气,继续背书,你们吵呗,反正我听不见。
蓦地身边空气一清,一双微凉的手贴到王杰希耳边,将耳机摘下。
“杰希。”他听到。他还听到,心口一跳。
“跟我出去一下。”胸腔里的东西砰砰的撞着。
王杰希装作平静的点点头,起身发现边上的人都散开了,只有刘小别一副看戏表情的坐在隔组,王杰希走过去拿走他搭在肩上的外衣,跟着喻文州出了教室。
“杰希啊,刚才有人来找我,”天台的风很大,将喻文州理好的头发吹乱,短发随着风偶尔掠过眼睛,“她让我把这个给你哦。”
喻文州抽出一个信封,背后用火漆封着,下边大大的写了“王杰希亲启”,字很好看,十分郑重也十分用心。
王杰希看了一眼没接,把外衣披到喻文州肩上,才接过来,看着喻文州,“什么东西?”
喻文州歪着头气笑了,“情书还是情书,你猜猜?”
王杰希捏着信封的手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信收起来,俯身抓住喻文州的手,“这些信,我可以当着你的面拆的。”
喻文州抽了抽手,没抽动,于是他勾起唇笑,反手握住王杰希的手,“大眼啊,我们什么关系?”
一瞬间的,王杰希想起柳非和刘小别的话。
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三号楼那位咯。
你对象…

“我对象。”
“喻文州,你是我对象。”

——————————
小剧场
喻总:[笑]大眼爸爸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
王总:原来你不是我家童养媳?